网站首页 > 专题 > 正文

中青报评靖江毒地案:是什么迫使举报人写遗书?

2019-07-11 15:38:21来 源:官屯佛刘网      评论:0 点击:2127

到底是什么样的举报凶险到要写下遗书?假如说一个组织犯错犹如一个人生病的话,那么,举报作为一种纠错机制,就相当于治病的医药。人生病在所难免,犯错同样在所难免。举报不畅,就相当于拦住医生不让看病,堵塞了治病救人之路。这个道理人人都懂。

要回答这些问题并不容易。但是,也只有把这一个个问号都拉直了,才能真正让监管落实畅通,让法律的威严照亮人心,让人民信服安心。

7月6日,美国声称对中国34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决定将正式生效。中国已经严阵以待,届时必然会综合使用“数量型与质量型”措施进行对等反制。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

此外,记者在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搜索发现,本市每年都有杨柳絮火灾引发的诉讼,这些案件以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为主,且多发生在郊区。

现在,虽然“靖江毒地案”的风波已经日渐平息,事件正在沿着法律程序进行,但是,周建刚在举报过程中遇到的曲折依然令人深思。在他刚开始调查时,就三番五次接到来电,警告他不要再查下去,他没有听;此后,又接到神秘的网络电话,声称愿意出十倍的高价购买这家养猪场,他没有接受;在他实名举报之后,发在本地论坛上的举报信又被删除……用周建刚的话讲,那个时候的他犹如惊弓之鸟,甚至一度关掉手机,远离家庭,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因而,他一开始就写下了遗书,作好了以死相争的打算。

周建刚之所以会卷入这场毒地风波,是因为两年半之前,他收购了靖江市的一家生猪养殖场,入驻养殖场不久,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进一步调查之后,他发现养猪场地下竟然埋着上万吨的高危化工废弃物。在他的坚持举报下,最高检、环保部、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此案,这也是第一起三部门联合挂牌督办的污染环境案。

新华社广州3月10日电(记者田建川)根据广东省政府最新公布的文件,包括农药广告审批、放射诊疗许可、食品安全企业标准备案等54个省级行政职权事项将继续委托广东省各地级以上市实施。

另据《福建日报》报道,7月22日,福建省党政代表团赴南京看望慰问东部战区官兵,共叙军地军民鱼水深情。

举报之难和毒地之恶仿佛两记重拳,不分先后,一同向他袭来。反思举报之难,其重要性并不亚于揭露毒地之恶。

那么,举报为什么这么难?又是谁在威逼利诱举报者?像周建刚这样的举报人,可以说是社会的良心。但是,举报之难和毒地之恶仿佛两记重拳,不分先后,一同向他袭来。反思举报之难,其重要性并不亚于揭露毒地之恶。

1986年4月至1989年1月任铜陵市教委人保科科员、办公室副主任,

近日,江苏“靖江毒地案”的举报者周建刚获得了当地政府30万元的奖励,创下国内环境污染举报奖励的最高纪录。但是,这30万元相对于周建刚遇到的风险和承担的损失来说,又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记者走访沈阳多家书店、影音店发现,市面上大部分的瑜伽教学产品封面,无一例外地没有标有安全警示,如“请尽力而为”“切忌过度效仿教练”等。同时,教学内容对骨质疏松患者、神经疾病患者、椎间盘突出患者、关节疾病患者等不适合习练瑜伽也没有说明。

石碑被送到了杨存信这里,他在站南的山坡下也曾捡回来过一块一样的。很快,类似的石碑他捡回一院子,上面的符号相似又有些许不同。

2017年1月,法国化石收藏家艾斯奎里先生委托比利时恐龙学家哥德弗洛伊教授向中方表示愿将他们在欧洲收集和研究的这8块化石标本无偿赠送给辽宁古生物博物馆。经国土资源部批准,在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办公室和沈阳海关的大力协助下,辽宁省国土资源厅日前将这批化石顺利自欧洲运抵辽宁。

然而,类似事件并不少。一些企业、组织为了眼前的、一己的私利,牺牲人民群众长远的利益,还在遭到举报时制造重重阻力。例如今年9月爆出的浙江湖州偷埋病死猪事件中,湖州一废物处置公司在大银山附近掩埋大量病死猪,导致当地环境严重污染。当地村民多人多次向上举报,却一再遭到否认。直到3年多后,此事引起了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的关注。根据最高检的一项统计,全国每年发生的对证人、举报人报复致残、致死案件高达上千件。

2014年以来,与云南相关的4名省部级官员先后落马: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

所以,在风波渐平之后,我们仍然要追问:当初的监管去哪儿了?要发现重大环境污染并不难,更何况还有人实名举报,有关部门为何装聋作哑?接到举报的部门去哪儿了?为何不但不认真调查举报内容,反而一味地掩饰、否认?那些威胁、利诱举报人的匿名者,又是哪里来的底气和财力?对于周建刚这样的举报人,有关部门是否应该予以保护?

图说天下

    72小时排行

    整站最新

    图片新闻